像神一样的好孩子R

【贾正】于无声处

海盐奶盖:

 本来打算百日发,但已经有活动了我就不分散热度啦。


小贾视角所以主他但绝无偏心,都是我的主观想法,与大家的有偏颇的话,请保持你自己的看法哦。


 


 


 


 


01


我叫黄明昊。


坦白来说,我不知道爱是什么。


可我想说一些关于他的事。


 


02


 


第一件见到朱正廷,在我十三岁。他穿着棉袄站在门口,拉开门,我躲在门背后跳出来试图吓他,但他面无表情,看起来眼皮都没有眨一下。我以为他胆子大。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个多么大的错误。


 


他胆小极了。


 


想看鬼片却怕看鬼片,拿出笔记本盘腿坐在床上,视频都已经搜出来了,看到封面却哇哇叫了起来,拉上我一起看。我做出嫌弃的表情,朱正廷,你胆子不是挺大的吗?


 


他拉过我的胳膊。笑得有些不好意思,拉我坐在他旁边。笑眯眯道,鬼片一个人看没意思。


 


两个人的鬼片就有意思了?


他思考了一下说,对。


 


那段日子,每日白天练完舞蹈晚上还要回来拉着我看鬼片,靠着我的胳膊相当不安分,时紧时松的抓着我,在我困意袭来的时候却突然抖一下,连着我一起睡意全完,感受惊吓,不过我的惊吓来源于他。画面里只不过是椅子动了一下,鬼还出现,他已经躲在我身后了,伸手捂住眼睛,却还是忍不住偷偷的分开无名指与中指露出一条小缝。


 


屏幕里绿油油的光线打在他脸上,恐怖恐怖我不知道,只是看着朱正廷的小表情,我笑了。


 


我是一个日剧迷,一月集中了好多优秀的日剧。忍着三周没看,好不容易偷得浮生半日闲,将被窝拱好,拿起平板看了起来,不出十分钟,我听到了朱正廷回来的声音。


 


他洗澡前凑过来看了一眼,然后露出很感兴趣的表情。我心中警铃打响。指着浴室门嚷嚷,“快,里面的人洗出来了。”


 


他走后我又一个人津津有味的看起来,朱正廷头发上还沾着水珠,随手擦了两把就坐在了我旁边。


 


水滴随着我的推搡落了几滴在我床上,灰色的床单晕成黑色。我举起平板站起来,气势汹汹,我暗暗下着决定,我要睡上床!


朱正廷吹干了头发单膝跪在我床边。一头蓬松的发散发着清香。


“你又用我的洗发水!”


 


 


他向来是知道自己好看,知道如何撒娇能让我心软。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头顶的灯光洒下来,我能看清他的睫毛,根根分明,卷翘的弧度恰到好处。粉丝常说,他的睫毛好看,用尽角度拍下的特写都不及眼下眨着眼翻飞着的睫毛。


 


他是好看的,但最好看的他,只在我这儿被挖掘过。


 


他吧唧着嘴,说着一些撒娇的话。对我而言,他的撒娇一点也不让人心软。他就是撒娇本身,往我面前一站说几句漂亮话,看我做出让步后露出狡黠的微笑。真是,一点也不可爱。占了我本就是单人床的三分之二,我的胳膊与墙壁紧紧相贴。他倒是很舒服的靠着我的枕头两眼放光的看着我手中的视频。


 


算了。下床也挺好。


 


朱正廷后来上我的床已经可以用如鱼得水来形容了。他穿着睡衣抱着我的枕头,俨然我的床已经沦落成了他的征地。


 


鬼片没再看了。电视剧一部接一部,身边躺着的人都是朱正廷。


 


所以在这里我要澄清一下,朱正廷并不爱看鬼片,他只是喜欢挤着我。


 


03


 


节目采访爆料时,他说我打呼,我翻了个白眼反击,你睡觉说梦话。


他不一定天天打呼,但他一定天天说梦话。他说是我弄得他不舒服才会说梦话。什么理由,说出去哄三岁小孩吗。


 


那天晚上我拒绝了和他一起看视频,本可以不看视频推辞他自己一个人睡,我却偏要打开视频外放声音,故意给他听。我不知道自己这样幼稚赌气的做法有什么意义,可看到朱正廷从上床投过来的视线,我假装没看见翻了身看。心里腾起一股得意之前。


 


可我疏忽了,这件宿舍不止我和他两个人,范丞丞作为观战者,冲我一笑,然后翻出手机刷着什么,我对他刚才的表情嗤之以鼻,然后我听见了他叫朱正廷,给他讲了一个鬼故事。我蹙眉,朱正廷果不其然的从床上起来,下床的时候往我这里看了一眼,没得到一点反应,他甩甩衣袖转身钻进了范丞丞的被窝。


 


我关了视频,仗着自己离门口开关最近,一言不发的关了灯。黄新淳正拆开的书皮,冷不丁的一片漆黑,他问我,怎么突然关灯。


 


将被子拉过头顶,声音没有灵魂,“睡了。”


 


朱正廷并不是只会找我睡。我闷在被子里愤愤的想。可我不会服软,不会撒娇。16岁的少年多少有着他们的骄傲,在我这儿也不例外。尽管我深刻的明白那些都是幼稚愚蠢又冲动的事。作为旁观者的时候,我笑一些人幼稚,愚不可及。作为当事人之后,那些再蠢的事好像都可以拿出来斤斤计较一番。明白这些道理好累。而我只想闷头睡个好觉。我还小,我还有任性的资本。就让我不懂事。没人会真的责怪我。除了我以外。


 


我试图向老天爷祈求,赐我一夜好梦。平日也不会信这些,自然祈求无效,半夜三点零六分,我醒了。


 


一头大汗和闷着头睡的后遗症。太阳穴突突跳动着。意识还清醒我的手已经伸到了空缺的另一半床上。等到彻底清醒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我已经毫无睡意。


 


我顶着个大黑眼圈去参加第二天的录制,负责化妆的姐姐掰着我的下巴左右摇晃打量,发出啧啧的声音。她说,你这遮瑕可能要打得严重一点了。


 


朱正廷也到了化妆室正好听到化妆师的话,探过身子来看我,对上我的眼,他问我昨晚没睡好吗?


 


当然没睡好!


 


懒懒的看了他一眼,我闭上眼方便化妆。我说,很好,我睡得特别好。


 


04


 


朱正廷很凶。


这句话说是我传出去的也不为过。情绪激动之时,他喜欢拍打一些东西,比如墙,比如我的大腿和胳膊。


 


他打我的时候眼里都带着笑意,会发出咯咯咯的笑声。有些魔性,我学过一次两次,毫无意外的被打了。上学的时候,身边的男生都喜欢追逐打闹,你打我我打你。我本以为那些是我这个年龄才会有的行为,朱正廷22了却还是乐此不疲,所以说朱正廷真的很幼稚。没人反驳。


 


后来,我发现他也会开始打范丞丞。范丞丞是比我还皮的存在,朱正廷也说过,没有他之前我是最难管的小孩,有了范丞丞之后,他觉得我还算听话,可这句话是该值得高兴的吧,我咿咿呀呀同他争辩我才不是最难管的那个,现在不是以前也不是。


 


他笑着想来搭我的肩膀,“好好好,你不是。”


 


我觉得更不开心了。


 


如果不能做他心中最省心的弟弟,做一个最麻烦的也是一席之地。


 


我想证明自己长大了,却会做一些幼稚的事。我不想顺着谁的时候一定不会顺着。我想看他为我操心,在我一米半径之内叫我的名字。


 


我真是个不乖的小孩,于是我对每一个想要亲近他的说,朱正廷真的很凶。


 


 


05


 


浪漫的双鱼是他。


 


在我生日之时为我准备惊喜,虽然演技很烂被一眼识破,我笑他这一套太俗了。他瞪了我一眼,满是期待毫无威慑力。他拿出礼物煞有其事的递到我面前。


 


我摇着头,金色的头发更凌乱了几分,我没理它,推着腿可以说是摇头晃脑的接过,我说,“每一次都来这一套,我还上当就是傻了。”


 


他作势要收回礼物,我见好就收,得了甜头喜滋滋地同他道谢。那个礼物是我生日除了粉丝应援收到的唯一一份礼物。朱正廷说,为什么你都不会觉得惊喜。回想了一下,每年生日,就算过年也要发个红包给我的朱正廷,怎么会忘了我的生日。


 


夜间,耳边传来平缓的呼吸声,我以为他就快要开始说梦话,手机录音都打开了,他说,“生日快乐,我的小朋友。”


 


接住扑到我身上的人,我的惊呼声也被一点不落的录进去。这得有两百斤。他拍着我的胳膊,“说什么呢!”


“我说,你的灵魂有两百斤。”


 


节目第三次表演。我们被分到了一组。我和他拿同一瓶水,用同一条毛巾。一起去训练,一起去全时。


 


他很粘人。不是需要我帮他拧水盖提口袋无时无刻不再述说我好喜欢你的粘。却在我准备路过时向我投来目光,单纯无辜,眨眨眼好像在说,“你怎么可以不帮我。”


 


敏感的双鱼座也是他。


 


他是在爱意中长大的,总有用不完的爱心,广泛投洒到大厂所有人身上。只有我偷窥到那些示好下,他无差别输出爱意,真心范围半径为零的通透。他爱众人同时渴求被爱,他向来不会隐瞒自己的情绪,有时候甚至会剥开他的外表露出他渴求安慰的心情。


 


他也是在竞赛和汗水中长大的,他比很多人都能忍。第三轮竞演,这期间,他见过多少黑暗,接受了多少质疑与谩骂,没有人比睡在他身边的我更清楚。站在舞台上,他却可以笑着说我会坚强,会开心的接受一切。


 


我站在他身边,余光打量。


 


撒谎。


忍了这么久,再能耐的骆驼也会被压垮。


 


他真的很怪,若是被忽视或是疲惫这些小毛病,他会缠着我给我使眼神,让我去哄他。我通常都不会理他,嘻嘻哈哈就过去了。他责怪我不会安慰人,真正需要被安慰的时候却将自己关起来,不给人看。


 


下了舞台,朱正廷走在最后一个,他与我们分开往另一条没人的路走去。


 


站在不远处,我看见他哭了。上一次见他哭还是在节目组允许给家人打电话,所有人都在哭,不管真心还是演,节目效果到了导演组也就不在关心,朱正廷哭了过后,情绪很久都很低落,现在的和那时有过之而无不及。鲁迅先生说,人们的悲痛是不互通的。我并不能很好的理解这句话,看着他哭,我觉得这句话话对也不对,如果那个人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痛,你也就跟着难受了。我依旧不知所措,只能跟在他身后,在他身边绕圈。


 


我不会安慰人。可我想让他知道,别难过。我在。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读懂我的行为,只是回去的路上,他拉了我的手。


 


我想那么敏感的他,一定知道。


 


06


 


我们出道了。


 


在念到他的名字那刻,我去拥抱他,感受两颗抱在一起跳动的心脏。他跳得好快。我却很平静。我的心跳早在公布之前就已经快速跳动过了。听到他出道,我反而静了下来。


 


镜头捕捉到我笑着的模样。发表感言时,他用韩语发音叫了我的名字,那些我以为他已经淡忘的话被启封,他说,他相信我一定会站上那个位置。


 


我笑了。第一次像一个大人那样,情绪饱满却很内敛。眼睛里闪着光,我和他的那些梦,在练习室里做过无数次的白日梦,即将成真。


 


后来我和他还有范丞丞,我们三个出道了。我站在他两中间,他越过我与范丞丞说着什么,内容我才不在乎,只看着他笑了一把握住他的肩膀将他捞回原地。我的身边。


 


梦想实现是一件无比幸福且不容易的事。尤其当你身边的那个人一直没变时就该更加感谢。飞机上,我坐在他旁边,我说,哪天我要去拜拜佛。他投来你有事吗的眼神,抖动肩膀,“你从来不信佛啊。”


 


我任由他放下手中的杂志握过我的手然后闭上眼补觉。他说得对。我不信佛,可我至今觉得,能和他一起出道是一件值得谢神的事。


 


机场人群拥挤,粉丝早已等候,助理和安保们努力用自己的肉体拉出人墙,隔开距离。朱正廷回头看有一些落伍的我。我会意的快步走近,他转过头凭着感觉抓住了我的手。这样别着手的姿势有些不舒服,我放开了他抓住他的包包链条。


 


哦,对了。


 


我两一样的包。


 


07


 


我陷入了叛逆的沼泽。


 


我同身边的人疯闹,却越来越少去逗朱正廷。


说不上来为什么,他同别人说一句话我便与他人说十句话,在他说完转头过来看我时面目表情地转过头,就好像无事发生。


 


我是在意的。当他和别人的关系越来越亲近的时候。


 


争吵在我这个年纪正是频发的时候,在他与别人欢声笑语过后来找我,我挣脱他的手,疲惫与压力同时涌上来,我的语气拙劣,朱正廷虽然平日里展示给大家的都是一副幼稚天真的样子,但他也有他的成熟,尤其体现在管理队员的时候,他不会让步,也不会与我争执,只是一双眼定定地看着我,暗流涌动。


 


我有我的脾气,他有他的严肃。


 


风波过后,他仿佛置身事外,该如何就如何,冷淡疏离的背后他在生气,我认输了。


 


主动牵手的时候,我才发现,更粘人离不开人的那一个是我。


 


我从来没想过把他纳入我的亲情里面,但真要比较,和他的朝朝暮暮竟不输我的至亲。在问到与谁最亲,我不假思索地答到。


是他。


 


08


 


从幼时学现代舞的人,付出的汗水比半路出家的都市编舞要多得多。朱正廷在走近乐华那刻舞蹈家的梦就被他亲手封存了。你若问他后不后悔,他定是一笑而过,不悔。在粉丝看不到的练习室与寝室,睡觉吃饭,他都在拉筋。我看过网上的评论,若非天生,后天得来的柔韧是不能断了练习的。


 


不后悔是真,不舍得放弃也是真。他也会在大大小小的舞台展示他的中国舞和现代舞,可他从不跳全。有人问他是不是身体不再允许了。他只是苦涩的笑。他的基本功还在,他把自己的舞蹈家梦想永久保留在最后的一个舞台上,不愿完整的搬上娱乐圈这个舞台,那便是他心里最后的一块净土,守着他的倔强与清高。


 


我们的编舞,常常会有一些难度很大的动作。这个任务只有交给朱正廷,空翻的代价便是腰肌劳损,即使腰疼到起立都需要人搀扶他仍会在下一场以最饱满的状态完成一个又一个动作。


 


粉丝心疼他,不愿他再翻,他轻描淡写,没有关系。他是温柔的也是倔强的,温柔的眼底永远带着不服输的倔。


 


大家将自己的担心放在问候的语言里,我不拦他,那些危险困难的动作都是他C位呈现自己最好的机会,他抓住了。


 


被关心围绕的时候,我只需要在角落注视着他,若出现失误我将稳稳地护住他,我期望我永远没有这个机会。


 


09


 


坦白来说,我不知道爱是什么。


只是当他望着我,我不敢直视他眼底。


我不知道爱是什么,


只是那些我和他一起问答说过的梦话不想与人分享。


我不知道爱是什么,


只是喜欢一个人独享夜晚却可以和他一起看肥皂剧。


我不知道爱是什么,


只是狭小的单人床也会为他留一个位置。


我不知道爱是什么,


只是对外说着喜欢一个人旅行却和他飞过半个中国。


我不知道爱是什么,


只是在叛逆当头吵架过后还是想要牵他的手。


我不知道爱是什么,


只是不愿别人碰我私人用品却可以和他用同一条毛巾。


我不知道爱是什么,


只是每每午夜梦回会下意识地摸身边的人。


我不知道爱是什么,


只是相同他分享清晨的牛奶和第一句早安。


我不知道爱是什么,


只知道懵懂潦草的青春凝墨重彩的是他。


 


00


 


坦白来说,我不懂爱是什么。


于无声处,那些我自己看不懂的小动作,我却想他都能懂。


 

评论

热度(1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