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神一样的好孩子R

痴人之爱

你是我的小天使:

万万没想到你们想看贤者之爱的番外,所以我就写了,结果番外快赶上正文长……


贾视角


 


小狼狗贾 X 好哥哥正


 


00


黄明昊穿着牛仔外套坐在酒店总统套房的大床上。


五月的天气已经回温,即便房间里吹着恒温冷气,他坐在那里鼻尖却仍然沁出点点细密的汗珠。


他抬手抹了一把脸,眯着眼睛盯着不远处紧锁的洗手间大门,里面吹风机正在呼呼地工作,黄明昊阖上眼皮,那里的美好风光却更加清晰地浮现出来。


朱正廷洗完澡从来不会马上穿衣服的,那人总是仗着自己姣好的容貌和身材,沐浴出来只在下身围一条浴巾,甚至有时候直接不穿,对着巨大的落地镜欣赏自己。


他的脖颈白皙细长,像天鹅,脖子上有一小块青褐色的胎记,连接着修长有力的手臂肩膀,往下是他精致可爱的喉结,胸肌的漂亮线条连绵而下,是白巧克力一样分布着的八块腹肌,性感,帅气,又可口。


黄明昊光是这样想着,就不自觉咽了下口水,空调的冷风好似不足,他周身温度又加了一点,燥得他舔了舔嘴唇。


“咔哒”


门开了。


黄明昊睁开眼睛,他雄狮捕捉猎物的眼神在见到来人的一瞬间,变成清澈可爱的小狗狗眼。


他的阿多尼斯正穿越森林中的层层迷雾踏着银莲走过来,那是春天的灵神,拥有如花一般精致美好的五官,足以让世间万事万物因之失色。


令爱与美之神都倾心不已的人在他面前停驻下来,拨开他而前被汗水打湿的碎发,噗嗤一声笑出来。


“热也不知道给自己脱件外套吗?”


黄明昊痴痴地任由他靠近,看着他双手毫无章法剥去自己的外衣,每一下都毫无偏差地拨动自己的心弦。


于是他说,“我不是热,我一看见哥哥就会这样。”


 


01


黄明昊4岁那年第一次见到朱正廷。


他之前的日子都跟母亲相依为命在外,他们母子俩居无定所,常常从一个公寓搬到另一个,父亲虽然对他很好,但一年难得在家同他们共进一次晚餐。


他原本只以为父亲工作繁忙无暇顾忌家庭,直到那一天父亲将他们接到犹如宫殿一样豪华的大房子里,将他搂在怀里抱在腿上,同他说昊昊,以后咱们就住在这里,爸爸天天陪你吃饭好不好呀。


黄明昊却无暇听他爸爸的美好畅想,他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不远处那张豪华单人沙发里的小哥哥身上。


不得不承认,那是一个漂亮极了的孩子。


他穿着黑白撞色的连帽针织衫,套一条非常可爱的牛仔背带裤,梳着乖得不得了的蘑菇头端庄坐在那里,好像一幅画一样,除却他此刻看向自己母亲,眼睛里冷若冰霜令人背脊生寒的恨意,他真是被上帝亲吻过得完美作品。


于是黄明昊从他爸爸怀里跳下来,站到他面前,软软地叫他,哥哥。


那个孩子像是惊梦一样,眼神震颤一下终于挪到他身上,那种高高在上的,贵气的,不削一顾的神情,明明每一秒都能让人的自尊扫地,却莫名让黄明昊喜欢得想抱住他的腿撒娇。


黄明昊的妈妈笑着看过去,说正正跟昊昊好有缘,昊昊很喜欢正正呢。


然后他看见正正哥哥笑起来,春风化雨润万物一样弯起眉眼把他抱进怀里。


“嗯,我会陪昊昊一起玩的。”


那是黄明昊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见朱正廷眼底的狠戾厌恶,若非他目不转睛一刻不曾挪开双眼,恐怕真的要被他温暖的笑颜融化。


黄明昊知道朱正廷这句话并非出自真心,但那又怎么样呢,时间还那么长,事在人为,只要能让朱正廷能永远心甘情愿跟自己在一起,他愿意将所有付之一炬为之一笑。


 


02


黄明昊直到跟朱正廷一起生活,才真正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无论朱正廷是否出自真心对他多加爱抚温和相待,不可否认的是,他给了黄明昊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和体贴,更教会了他许多东西。


黄明昊的母亲出身并不算多好,在家庭教育这方面带不来太先进的理念,以至于黄明昊四岁上幼儿园时,都不能干净体面地独自吃完一顿饭,常常弄得满手油腻,一张脸脏成花猫。


到了朱正廷这里,一切杂乱无章的东西都变得规整明亮起来。


他教会黄明昊西餐和中餐不同的吃法,手把手让他学会怎么捏筷子,嚼不动的大块食材全都拿消了毒的专用剪子细细处理好,待到温度适宜的时候亲自送到小孩子嘴边,带着温柔笑意哄他吃下去。


朱正廷对待他犹如对待自己,事无巨细都要亲身过问,连带着他吃饭不小心弄到嘴角的酱汁都毫无犹豫地用手抹去。


黄明昊睁着滚圆的葡萄眼,看着那人用手指卷走他嘴角浓郁的酱汁,自然至极地放进嘴里,又带着笑意凑过来,拿那只沾染他气息的食指抵在自己嘴上,吐气如兰。


“嘘!这是我们的小秘密,不能告诉别人哦!”


黄明昊像是被鬼神迷糊了心窍。


他伸出自己肉呼呼的小胖手,拉过朱正廷放在他嘴唇上的手指放进嘴里吮吸,再抬头的时候脸上带着幼童最可爱的天真笑容,“真的很好吃诶!”


他看见朱正廷日复一日的柔和表情出现一丝怔忪的裂痕,看见他猝不及防的惊慌失措,看见他一闪而过的怜爱心疼。


那个时候黄明昊就知道,在这场博弈里赢的人一定是他。


朱正廷惑人,黄明昊攻心。他敢用自己最柔软的东西去对抗朱正廷对坚固的伪装,他把自己最真诚的一颗心捧到朱正廷面前去任他拿尖锐的刀具刺得稀巴烂也绝不皱下眉头。


他愿意按照朱正廷给他设想的每一步去成长,最后落入圈套的,绝不会只是他一个人。


 


03


黄明昊回过神的时候,朱正廷已经将他那件拉风的牛仔外套挂好在衣橱里。


那人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真丝上衣,领口宽敞到每走一步都好似将有隐隐绰绰的绝美风光流露出来。


他向朱正廷伸出手,对方就从善如流牵起他在对面坐下。


红酒烩牛排的滋味已经很香浓,但黄明昊觉得不够,他还想要一些更美味的东西。


于是手不经意地一抖,牢牢插住的牛排肉蹭过他白嫩的脸颊,在嘴角边留下一道红痕。


“哥哥……”


他嘟起嘴巴冲朱正廷撒娇,换来对面人嘴角轻扬的一记白眼,“好大的人了,吃东西还是喜欢弄到嘴角。”


他的哥哥一如他心中所想,大拇指将他嘴角的酱汁抹掉又直接送进自己嘴里,还含着指尖就已经像只舒服的猫咪一样感慨起来,“昊昊你的牛排味道真不错,早知道我要你那一份了呢。”


黄明昊立即拿起早已切得不大不小正好尺寸的牛肉递过去,隔着桌子感受到朱正廷呼吸吐纳间的香气,他心猿意马,没等对方张嘴就直接把裹满浓汤的肉块怼到他嘴上。


朱正廷低低笑出来,举了举拿了刀叉空不下来的双手,“昊昊,麻烦你帮我擦一下好吗?”


等的就是这一刻。


他站起来,上身跨越那张不大的小玻璃桌倾覆过去,精准无误地覆盖上朱正廷的双唇。


略略张开一些嘴,才好将那人的嘴唇全部包裹起来重重吮吸一下,末了更伸出舌头,颇具挑逗意味地舔了一下,离开时,他低垂眼眸看见朱正廷鲜亮饱满的嘴唇,心里生出无限满足感。


这才是至上美味。


黄明昊满意地看见朱正廷白玫瑰一样的脸颊肉眼可见变得通红,他像只炸毛的猫咪瞪起眼睛,又捂住自己那双娇嫩嫣红的嘴唇,“昊昊!你!你怎么这样子帮我擦嘴角!”


不愿意离开朱正廷太远,他还是保持着上半身倾斜的姿势靠过来,半眯着眼睛扬起脸蛋,像是诱惑一样轻轻开口,“那哥哥,愿意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吗?”


朱正廷在他溺死人的温柔眼光里低下头轻点两下,因此没有看见黄明昊尖锐的瞳仁中散发出的精光。


哥哥,我已经长大了啊。


 


04


黄明昊长到15岁,终于忍不住。


他不是没收到过情书,但把情书带回家甚至放到朱正廷眼皮底下,破天荒是头一遭。


他的所有大小事务都是朱正廷经手,因此他随手就把最显眼的那一枚带着一颗巨大粉色爱心的信封放进了垃圾桶里。


果然,晚间朱正廷面对他为难地开口,问的却是做什么要将别人的情书丢进垃圾桶。


“昊昊,你都没拆开来看呢,怎么就丢掉,叫别人知道了多难过呀。”


黄明昊在内心在翻滚,面上却只淡淡敷衍几句,朱正廷看似无奈,只好温和同他讲起大道理。


“昊昊,你这样是不好的。”


“你有没有想过,她们写下这些字的心情,其实是很珍贵的。”


“自己的喜欢被人浪费了,对方还是自己很在意的人,会难过的吧。”


“哪怕不喜欢,也同她们认真地道谢然后再拒绝吧,好吗?”


他仔细端详起朱正廷那张帅气到人神共愤的脸,试图从他面上寻迹到一丝不悦,却只看到那人修炼得越来越到位的面具和笑容。


于是黄明昊问他,哥哥也有过吗,有过喜欢的心情被人浪费的时候吗。


其实他想说,我也有啊,我喜欢你这么多年,你怎么都能这么残忍的视而不见,浪费我的心意,就无所谓吗。


甚至他有的时候开始产生自我怀疑,朱正廷真的没有喜欢过人吗,他对我,还是抱着最初复仇的心情,没有一点动心吗。


黄明昊问不出一个结果,只得答应下朱正廷教说的道理,转身去洗澡。


半夜他醒来,看不见身边向来搂着自己睡觉的人,踢着拖鞋在大屋子里转着寻人。


然后他看见,阳台上攥着那封情书一脸凝重的哥哥。


脸上好似要吃人般的阴郁和愤慨,捏着信封的指尖大力到开始泛白。


黄明昊难掩愉悦之色的嘴角被黑夜隐藏的极好,他知道,自己已经赢了。


 


05


黄明昊18岁生日那天正式跟朱正廷告白了。


他们丢下盛大的生日晚会躲在阁楼的小阳台上,黄明昊腻腻乎乎跟人黏在一起,他以为自己跨出那一步就能打破朱正廷建立的壁垒走近他,却不料那人还是温温和和地拒绝了自己。


只是做哥哥的还以为自己一颦一笑对表情管理得极佳,却没想到落在黄明昊眼里,眼睛里写满了挣扎和压抑。


“昊昊以后跟女孩子多相处一下吧,我们昊昊这么帅,一定要找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哦!”


他恢复到圣人模样云淡风轻,黄明昊的心却好似被一只手攥紧,疼的他呼吸都困难。


朱正廷何止是为了他抛弃仇恨那么简单,那个人甚至已经为自己的将来做好了打算,决心把他推开远远的,要让黄明昊去过正常人的生活。


他舍不得,他难受,他不愿意见到朱正廷再为了任何原由压抑自己的心情而痛苦。


朱正廷为了报仇,强压下对自己的厌恶和痛恨,用最温柔可人的姿态跟他一起生活,把他教育得出众优异。


如今又要为了他,强压下自己的喜欢和爱慕,用最大度的包容和坚强放手让他走出地狱。


想都不要想。


黄明昊已经把自己跟朱正廷牢牢锁在一起,他们不可能分开。


他用欲擒故纵那一招,故意跟女孩子约会交往,又刻意透露给朱正廷自己即将跟人在外面共度良宵,实际上却千方百计拖延时间敷衍女朋友,直等到朱正廷再无法掩饰的那一刻。


手机屏幕终于如他预计那般亮起。


朱正廷不知道克制了自己多少情绪,才在最后一刻用最不经意的平淡句子打断黄明昊。


“我想你了,回家吧?”


朱正廷,你跨出这一步千万不要后悔,我们之间没有退路。


 


06


黄明昊站在朱正廷身后,看着他捏着一直水晶钢笔飞快签阅文件,纤瘦的背影在月光下着实让他心疼了。


“昊昊,无聊吗?”朱正廷似乎感受到他的眼神,“无聊的话就不要陪着哥哥啦,去找朋友玩,好不好?”


黄明昊其实没有朋友。


他曾经有朋友的,但在其中一个人某天要他转交情书给朱正廷以后,他就再没有了。


黄明昊直接把情书撕碎了踩到脚底恶狠狠碾碎,高傲得像不容许他人侵犯领地的雄狮。


他摇摇头,低下身躯从后面抱住朱正廷,又将头埋在他脖弯一侧,贪婪地吸入朱正廷的气息。


朱正廷被他的呼吸逗乐,笑问他,“怎么还跟哥哥撒娇呢,也不怕人笑话。”


黄明昊没有接他的话,自顾自开始享用今晚的盛宴。


他从朱正廷的耳垂开始攻击,一旦触碰到他的肌肤,就再也无法停止下来。


黄明昊很难形容自己的心情,他朱正廷的爱憎情绪像猫眼那样,一晚上能变幻好几次。


他有时候恨朱正廷为什么让他变成这样一个变态,有时候恨朱正廷为什么这么好看走在路上所有人都看他,但更多的时候他爱朱正廷到自己也无法自拔的样子,只要朱正廷靠近他,他就能够耳鸣,脸红,心跳,出汗,完全不能控制自己。


美与罪恶是相伴而生的,朱正廷多美好,黄明昊心里就有多不堪。


朱正廷手里的钢笔跌落在桌上,他死守着神智最后一刻的清明拦住黄明昊的动作,“昊昊……别……不要这样……”


他看上去好可怜,领口已经被黄明昊拉扯到最大,隐隐能看得到两颗浅色的茱萸,眼角唇周一边嫣红,好像受了委屈哭过那样让人心醉,“我们这样,是不对的,你明白吗?”


“昊昊,我们是亲兄弟,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是没有资格跟你站在一起的。”


黄明昊一把将人转过来面对自己死死搂进了怀里,他声音都带着颤抖,终于能听见朱正廷的心里话,拒绝他的原因不再是不喜欢他,或者是你是仇人的儿子。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能跟我在一起。”


他搂着朱正廷滚进大床里,一同陷入厚厚的白玫瑰花瓣堆,鼻息交换间除了彼此的气息,还能闻到所有若无的白玫瑰香气。


那是黄明昊早就提前准备好的,白玫瑰意味着,我足以与你相配。


 


07


真正进入朱正廷的那一刻,黄明昊就疯了。


他渴望这个人太久,这一刻终于到来,真正将朱正廷征服的心理满足大大胜过了【肉】体上的愉悦。


朱正廷的眼泪再次刺痛了他。


哭的那样可怜,好像有人把他所有的财富和宝藏一抢而空,人生再没有了明天那样悲凉。


黄明昊感知到他心里的苦,他挑在这天晚上把朱正廷彻底据为己有不是偶然。


他前些日子在使用朱正廷的电脑写论文时,无意间看见那人邮箱里的机票订单和购房合同。那个城市距离他们现在生活的地方有超过12小时的飞行时间,朱正廷甚至在那个地方买了房子,如果他打定主意要躲,黄明昊恐怕找遍天涯海角也再无法见到人了。


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包围住他,今天是他黄明昊走运,发现朱正廷想要逃跑的端倪,他当然可以阻止,但下次朱正廷就可能逃得更远。


他担不起这样的风险。


除非让人彻底为他所有再不去想离开这件事,否则黄明昊永远不能安心。


他们疯狂地向对方索取和拥有,朱正廷像末日前的狂欢那样丝毫不在意后果,大方将自己所有展露给黄明昊。


他甚至躺在黄明昊身下,搂住他的脖子对他说着爱,极大地鼓舞和取悦了黄明昊,那一夜极尽疯狂,到最后他们嗓子都哑掉,只得粗喘着叹息。


黄明昊花了十六年的时间,把自己塑造成为朱正廷心里希望他长成的模样,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不可避免地,深深地爱上了朱正廷。


这一切如他所愿。


他不要朱正廷再抱着仇恨的重担,他要让朱正廷对他爱意胜过对他母亲的恨意,这世上的痴男怨女太多了,黄明昊坐拥这样的痴念走到今天,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只是朱正廷想要剪掉自己对他束缚的那根绳索让他自己去飞翔,绝无可能。


 


08


令黄明昊措手不及的是,朱正廷竟然还要走。


他早上醒来,下意识伸手去捞喜欢抱着他入眠的人,却触及到冰凉的棉被,黄明昊被吓得魂飞魄散,立即睁开眼看时间。


好在早有打算,如果朱正廷真的喜欢西半球那个地方,他愿意陪那人横跨大洋就此远走高飞,因而在看见朱正廷的机票护照以后,他自己也第一时间办妥了手续。


行李于他而言毫无意义,黄明昊回家拿了护照就匆匆前往机场,终于在起飞前到达。


朱正廷正坐在座位上,将一张小脸蛋埋在手心里,看他颤抖的肩膀和压抑却无法控制外流的哽咽声就能知晓,那人正哭的好伤心。


黄明昊想给自己一个耳光,为什么昨夜谷欠望上脑只晓得情情爱爱,却没有第一时间跟朱正廷把一切都摊开来说清楚,让人这样伤心难过,他有罪。


他不管朱正廷给他设置好了怎样的未来,也不想理会那个描摹的看似完美的世界究竟好不好,总之没有朱正廷,他哪里都不好。


黄明昊走过去,生怕像初见时那样惊扰了朱正廷,轻轻在他旁边坐下。


他伸出手用掌心握住朱正廷冰凉苍白的手背,看见那人委屈巴巴的抬头。


他凑过去,轻柔用嘴唇覆盖朱正廷脸上每一点亮晶晶的水光,见到他眼睛里细碎闪耀着光芒,如同白玉盘里的珍珠那样耀目的泪花,黄明昊一颗心都碎了。


朱正廷向他扑过来,被牢牢接住搂的死死的。


“我说过的吧,这个世界上,只有哥哥能跟我在一起。”


他用力箍住朱正廷纤细得好像一用力就能折断的腰肢,“你休想甩掉我!”


 


09


他们踏上枫叶国的时候,已经过去十多个小时,朱正廷哭的抽抽巴巴最后在黄明昊的拥吻下睡着了。


他们顺利进入到朱正廷在多伦多置办的公寓,在这里安定下来。


除却跟彼此纠缠的时光,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人,换个地方重头再来过,并不是多难的事情。


秋天的时候他们一起去了趟加拿大东部,见证这个季节最绚烂的景致。


黄明昊牵住朱正廷的手,在山坡上漫步,突然低笑出声,朱正廷好奇问他笑什么,他却摇摇头把人搂住,像无骨的大型犬一样耍赖皮。


爱神曾因为阿多尼斯诅咒这世间所有的情爱都永远渗有猜疑,恐惧,和悲痛。


黄明昊原先觉得朱正廷就像春日灵神的化身,是一切美好新鲜的象征,但此刻他突然觉得秋天就很好,他的小神仙,能够没有猜忌,没有不安,没有遗憾,年年岁岁无忧,生生世世与他相爱,就是最好的。


 


End



评论

热度(1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