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神一样的好孩子R

Give me your gun

是独角兽呀:

🦄昨天机场着装的脑洞
*黑道设定 请勿上升
*留洋回来的斯文败类正×腹黑社会青年小狼狗
==================

靠着墙根蹲的Justin丢掉手里吃完的冰棍儿,在阴凉处对着对面咖啡厅的玻璃反射照了照发型。

太热了,他扶了扶镶金边的链条眼镜,黄色的镜片显眼又性感,随手扯开衬衫的领子,脱下来搭在肩上,里面的白色跨栏背心微湿,精壮的小臂带着汗水,路边穿着短裙的小姑娘都忍不住往他这边看。

“呦,昊哥。”染着花花绿绿头发的小孩儿停下车摇下窗户打招呼,递给他一支烟。

“怎么来这边儿了?”Justin摆摆手,如果弄得一身烟味儿他家那位又得说他。

小孩儿低头点烟动作一气呵成,叼着烟吐字有点不清楚,
“哲哥接了一批大单子,据说从什么老过运来的,赚得狠。”

“放什么狗屁,那是老挝,你能不能看看书,雯珺没教你们?”Justin笑着骂,心想李权哲接大单子也不叫上我,一会去坑他一顿好的。

“嘿嘿,昊哥英明,我这不爱看书珺哥也教不过来,您别见怪。”小孩儿满不在乎的甩了甩闷骚的头发。

“赶紧走吧,趁这会儿条/子少,不然又得逮你。”

“嘁,条/子逮不到我。”一边说着一边发动车,快开走之前问了一句。

“昊哥你来富人区这边干嘛啊?”
“等媳妇儿。”Justin扔给小孩儿一块口香糖,也往自己嘴里放了一块,冲对面咖啡厅抬了抬下巴。

花花绿绿头发的小孩儿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冲Justin敬了一个礼,把车开走了。

Justin又扶了扶眼镜,啧,这什么破天儿。

咖啡厅的门打开,出来一名清瘦的少年,细腰长腿,白衬衫规规矩矩地塞进裤子里,薄款的衬衫隐隐透出腰部的弧度。茶棕色的头发打理的很服帖,抓人的精致眉眼,高挺的鼻梁佩戴上一副多边形眼镜,金属的光泽体现着价格的不菲。

黄明昊站起来,穿上深蓝和橙黄相见的格子衫,看着清瘦少年雪白骨感的脚腕和手腕咽了咽口水。

和少年一起出来的是一名西装革履的商人和他的助理,商人和少年在门口客气地握手道别,商人看了眼过马路的黄明昊,礼貌的点了点头。

黄明昊换了一副神情,严肃正经,身上还带着隐隐的戾气,他轻点了一下头示意对方,然后走到少年面前,帮他挡住一部分太阳。

“走吧,我车停你最喜欢的那家甜品店门口了,买完蛋糕咱们就走。”

商人的助理进到车里以后抱怨,
“您刚才就不该跟那个黄眼镜的人打招呼,瞧把他傲的。”

“小李,以后说话注意一点,幸亏你这是私下跟我说的。”商人语气有些严厉。

“他是乐华的人。”
“什么?他和朱少爷都是乐华的?”

“他就是Justin”
助理一下不说话了,长舒了一口气,庆幸自己刚才没有直接当人面发火。

乐华是本市及沿海城市一线最大的贸易公司,近几年来在商界被频繁提起,
乐华的总裁姓杜,从小公司做起,除了商业手段,想混得风生水起还要黑白通吃。

总裁有七个干儿子,从哪里来没人知道,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七人如亲生兄弟一般要好。

那位白衣少年,正是七人之中的老大朱正廷,四年前被派到英国学习经商,今年回的国,一回来就用精明的头脑为乐华接了好多稳妥又多金的大单子,长相漂亮的男人看了都会心动,表面是个温润如玉的公子,用起手段来心狠手辣。很照顾弟弟,是弟弟们最信任的人。


老二毕雯珺,头脑精明,手艺精巧,主要为乐华干些黑道上的生意,在本市最灯红酒绿的地区经营一家酒吧,生的一副好嗓子,长得也俊,还会玩悠悠球逗小姑娘开心,是乐华智囊团的重要成员,外边高冷,内心温柔的很。

老三黄新淳,说话风趣,处事灵活,情商高,再加上长相温和,有很广的人脉,和北上广好多大公司的公子哥都有很深的交情,不过他有一缺点,抠门,别人掏钱从来不拒绝,自己攒了不少小金库。

老四丁泽仁,是一名警察,习的一身好功夫,为人仗义,不拘泥于规则,在明面为乐华解决了不少通缉,是警察局局长眼中的红人,年纪轻轻就为政府破了案子,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形式果断,最服的人是朱正廷。

说到范丞丞,乐华七子里的老五,娱乐圈炙手可热的流量小生,亲姐姐据说是娱乐圈的大腕,长相贵气清冷,行事处于灰色地带,黑白兼顾,有一头红色招摇的头发,工作时不苟言笑,和熟悉的人会有很强的亲切感,笑起来很好看,爱好吃。

老六李权哲,乐华里最沉稳最安静的一个,年纪偏小,哥哥们最喜欢逗他,长相可爱,做事稳扎稳打,经常和老四学习拳脚功夫,比较腻人,没事儿就喜欢去哥哥们地盘串门,最喜欢去老二的酒吧。

黄明昊是黑道上让人闻风丧胆的Justin,乐华七子里年纪最小但是最心狠手辣的一个,脑子最精,小小年纪功夫了得,解决了不少乐华的愁家,最早出来打拼,是乐华暗面主要的带头人,原先一头显眼的金发被老大朱正廷强制染回黑色,和朱正廷关系最亲,据说老大出国的几年他没少往英国跑,俩人关系暧昧,但是既然乐华都没说什么,那旁人最好保持沉默。

商人和小助理陷入短暂的沉默,虽然这种小生意对乐华来说不算什么,但这单生意若是谈成了,那他们公司的利润将会翻倍,万事要小心。


朱正廷被黄明昊拉着,嘴里吃着草莓味的甜筒,侧眼看到了黄明昊带的项链,还是自己走之前给他的那个,长的金属羽毛项链,很适合他。

“你要不要吃?”白皙的手指托着粉色的冰激凌,好看的要命。

“好歹也是人尽皆知的大少爷,你能不能有点形象。”黄明昊用另外一只没有牵他的手抹掉他吃到嘴角的冰激凌,放在嘴里吮了一下。

“黄明昊!我是问你吃不吃我手里的冰激凌!不是脸上的!”还没说完就被黄明昊吻住了嘴,舌头色/情的舔过他的牙龈和舌头,草莓味的,特别甜。

“更不是嘴里的!”穿着白衬衫脸红打人的样子真的和刚才文质彬彬的乐华大少爷判若两人。

其实自己好久都没见他了,最近一直想把城西那片地收了,有几个刺头总是挑事儿,据说上面还有人,让自己耗了不少心思。

年末乐华工作更紧,朱正廷心疼李权哲,帮他分担了很多工作,大生意谈的一接一个,人也瘦了不少,显得更加清秀。

漂亮的他现在穿着白衬衫和修身裤站在自己面前,禁欲的扣紧衬衫最上面的扣子,只露出一截皮肤嫩滑的脖子,嘴边还有化掉的冰激凌。

艹,这火看来是压不下去了。

把人拉上车,一脚油门踩出了史上最高速,到地下私人车库的时候一个急刹车,直接放倒座位,把还没反应过来的小白兔压在座位上亲吻,不顾身下人轻微的拍打,直接用牙咬掉他昂贵的衬衫扣子,吻上他的锁骨,在上面留下自己的痕迹。


多边形的眼镜也不知道去哪了,好看的眸子温柔的看着他,连白色的衬衫都松松垮垮的挂着,腿早就光溜溜的攀在黄明昊腰上。

“你这喷的是什么东西。”黄明昊凑到他颈间嗅了下,刺鼻又昂贵的味道,不好闻,还是更喜欢他用自己家沐浴露的味道。

“Guxxi的香水,不喜欢吗?”他把手腕抬起来让他又闻了闻,被他惩罚性的咬住。
“不喜欢。”手里也没闲着,从后座拿出早就为他准备好的润滑剂。

“那我下次不喷了,好吗?”搂过他的肩膀,温柔的像在哄人。

“恩。”手指已经被吸得让他头皮发麻,无暇顾及其他。

“你说泽仁知道我们不去给他布置生日派对反倒在车库里搞事情,会不会把眼珠子瞪出来。”朱正廷帮他脱掉碍事的白背心,咬着他的肩膀,眼里得逞的坏笑像个恶作剧的小孩。

“现在是中午,他五点才下班,够了。”搂住早就想搂住的纤腰,凝脂一样的手感让他喟叹。

“而且,你是不是也想我了?”在他胯间的纹身深情的一吻。

进去的满足感填满了太久的思念,朱正廷眼角带泪的环住他的脖子,舔吻他耳朵上和自己一起打的耳洞,沙哑好听的声音击垮了仅存的理智。

“我很想你,快点动吧,我的小狼狗。”


==================

标题一语双关 大家……咳 自行联想

不知道会不会写后续,看正主的机场style找感觉吧。

今天机场的打扮真的太让人想开脑洞了。

都写坏一点是不是挺带感的?

那就留下小心心小手手和评论吧!

评论

热度(2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