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神一样的好孩子R

恋爱荒岛(六)

littlepretty-:

结局-上


﹉﹉﹉﹉﹉﹉﹉﹉


黄明昊抽烟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仿佛只有尼古拉制造出的烟雾才能阻挡一切胡思乱想。


他想他明白朱正廷的意思。爱而不得。我爱你,但也是你让我无法靠近。他又想到两家公司对于离婚坚决到令人匪夷所思的态度,觉得从陈岩嘴里八成什么也套不出来,想了想打了电话给老张。


老张是黄明昊认识的王牌娱记,入圈这么多年,没少麻烦他帮忙压压风头。找他问点坊间小话,应该是容易得很。


老张显然也有些含糊其辞,大概意思是说朱正廷那边的保密工作不一般,具体细节自己也不是很了解,只是见到过一次对方经纪人密约了某公司的女艺人。


老张提到这事显得格外激动,“黄影帝不是我和你吹牛,我当时还不是去跟拍的,我恰好路过!就扫了一眼…要不是他是朱正廷经纪人…我就瞟过去了!后来丫的一看对面,居然是个女的…我想他没谈恋爱吧……也没多看,后来回去整稿的时候…隐隐约约觉得有点像秦遇啊……影帝你可能不认识哈…就一十八线刚出道小角儿…你一提这茬…她和朱老师年龄好像是蛮搭……”


黄明昊没说话,他倒不是在意秦遇是谁,他只是在想朱正廷没这么恨娶吧……婚还没离呢就已经想着再结了?


挂了电话之后,他又立刻跑去导演车请假,说是今晚有很重要的活动要带朱正廷出席。


导演也没敢抗拒。人家影帝抽个空来录真人秀就已经谢天谢地了……更何况他和朱正廷又是结了婚的…带家属出席活动也是很正常啊。客套了几句之后,导演爽快的批了假,还自以为意味深长的叮嘱了一句注意身体。黄明昊懒得翻白眼,挥挥手就走人了。


接到今晚休息通知的朱正廷一脸茫然无措。放假?一晚上?黄明昊带他出席活动?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结婚七年…两人同框的次数撇开节目少之又少,突然一起出席活动?他不敢多想,怕把自己吓死。
坐上离岛的保姆车,朱正廷一直紧张得坐立不安,时不时瞄一眼黄明昊,看他倒像没事人似的该玩手机玩手机,困了就在车窗上靠着休息一会儿,安静的像一团漂浮的空气。唯一让朱正廷感觉到他确确实实存在的,就是每一次不小心对视,对方投来的,说是杀气腾腾也不为过的目光。


看着手表上时针转盘连转了两格,离岛的距离越来越远,周围的街景越来越熟悉,朱正廷也越来越心慌意乱。


“下车。”


终于,黄明昊说出了三个小时以来的第一句话,仍旧是不带有一点感情,像在例行公事,完成任务。


朱正廷前脚迈下车,紧跟着后脚一软,踉跄了一步,差点和大理石亲上。


他不可置信地指了指面前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楼房,“黄明昊…你带我回家?你在我家举行活动了?”


黄明昊和司机告别,目送他离开之后才似笑非笑地答他,“什么你家啊?你上次还知道房子是我的,今天就不知道了?”“你不是说我七年都没回来过吗?今天回来看看你又有意见了?”


朱正廷很快意识到他的“上一次”指的是什么,随即明白这个活动只是个幌子,立刻噤了声,又开始为自己到底说了什么感到没底。


灯开了之后倒是着实把黄明昊吓了一跳。他走的时候,匆匆扔了把钥匙给朱正廷,当时应该还是装修公司的速装,水泥墙上抹层白漆那样。


按照他的思维,万万也不会想到朱正廷居然这么有生活情调。室内装修很小资,随便取个景好像都能放到ins上去作一张网红图。一切看起来都很新,完全不像已经是住了七年的样子。


他颇有兴致的在朱正廷的注视下挨个巡视房间。朱正廷战战兢兢跟在后面。当黄明昊准备拉开主卧房门的时候,听到朱正廷仿佛是硬生生咽下去的一句“别开!”


别开?黄明昊按下把手,想好了如果房间堆满十八禁他绝对不会笑出声。房门打开的那一刻,他却是差点哭了。


是新的。真真实实的新的。床板上的席梦思保护膜还没有揭开,空调安静的被包裹在空调罩里,窗帘是水洗磨白的牛仔色,木地板看上去也像是按时上了蜡,泛着鲜亮的棕红。


这也就是说明——这里没有人住。


他转身去看朱正廷,极力掩饰声音里克制不住的颤抖,他多心疼啊。


“朱正廷,这没人睡吗?”“你睡哪儿啊?”“你有毛病啊这么大一房间,留着供祖宗啊?”明明很难过但是依旧无法嘴软。


朱正廷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我睡隔壁啊……主人不在睡什么主卧?还有这房间太大了,双人床一个人睡多不舒服……”说到最后,他好像又是有一点心虚,不舒服几个字轻微得听不见,他也没敢抬头看黄明昊,自顾自地用脚磨着地板。


黄明昊不可思议地推开他,几乎算是破门而入地推开次卧的门。


一张单人床倚着左边的墙壁放着。靠右的是书桌,桌面上整齐的摆放着一摞摞的剧本,都被保护得很好。书桌上立着一张照片。黄明昊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什么。


结婚照。那或许是朱正廷最美好最快乐的一天。那个时候他还不出名,却可以和影帝并肩而立,以伴侣的身份,在他的生活里,占据独属于他的一方天地。


黄明昊端详着那张照片,突然就想痛痛快快哭一场。那个时候都还很青涩。两个人穿着笔挺的西服站在一起,黄明昊亲昵地揽着朱正廷的肩,一模一样的嘴角弧度,甚是养眼。


相框上的装饰物是一棵树,树的顶端挂着结婚戒指。


他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裤子口袋,那个硌手的小圆环躺在他的每一条裤子口袋里,整整七年,未见天日。


不过好在,他们都留着。


他哑着喉咙问朱正廷,“那今晚我睡哪儿?和你挤小床?还是你乖乖和我睡大床去?”


朱正廷在心里嘀咕当然是小床啊小床!以后没有机会一起睡了…说不定连房子都进不来了!你要是睡大床你走了不是还得我收拾!


却是低眉顺眼得答道“大床吧,地方大,你也舒服…你走了我再收拾也没关系。”


黄明昊挑眉“你再收拾?”


朱正廷会错意,以为他是在想家里为什么没有保姆阿姨,连声否定。


“不是不是,这不…你不在家我也不经常在…请保姆来就很不方便…我有空就自己收拾。你要是嫌不好…以后我请就是了。”


黄明昊一口气堵在心里上不去。他怎么这么听话啊…到底是为什么非要走到这一步?


“你再收拾?我来再用?你是不是很不欢迎我回来啊朱正廷?”“给你添麻烦了是吗?”


朱正廷慌了神,“不是不是,我没想,我就是嗯没想到你以后还会回来…”又露出一丝怀疑的表情“再说…离婚以后这个…”


离婚以后房子给我,你再来肯定不好。房子给你,那我也没必要再给你留地方了。


他还没缓过神来,黄明昊已经欺身压上来“朱正廷,你这么急不可耐得想离婚…你为什么还拉着我参加真人秀?你还告诉我你喜欢我?我该信你吗?”


糟糕。这是朱正廷的第一反应。我告诉他我喜欢他了?怎么办啊怎么办!他一直在慌张怎么圆回去自己其实是不喜欢他的,以至于对黄明昊接下来的喋喋不休毫无反应。


“你听没听我说话!”黄明昊用力拍了一下朱正廷的脑袋,他吃痛哎呦了一声,偏过头去,“我不想听。”


“你不想听也得听!”黄明昊把他的头扳正,两双眼睛在交接对视的一刹那,是冰与火的交锋。


“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过去!现在!随便什么时候!有没有!”


“很久以前。”朱正廷的声音轻飘飘的虚无。


“好,你是不是特别想和我离婚?行啊,节目不录了,明天就去离婚行吗?遂了你的意吗?”黄明昊激动地掐住朱正廷的肩膀,完全忽视了他几不可见的晃动。


“节目录完了就离吧黄明昊…别失约了。”


“如果说,是工作室方面要求,我完全可以提出反悔意见,反正这个事情没人知道,我随便开个口,老子后悔了!肯定就没这事了!现在倒好,和着所有人瞒着我了开始,我倒像在做鬼一样,不就离个婚吗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瞒着我?”


黄明昊气到行为失常,他一把把朱正廷推得跌进扶手椅,“你别告诉我,你已经和那个什么秦遇私定了婚期,你知不知道这他妈叫婚内出轨啊朱正廷!我费劲心思一天到晚变着法想让你开心!你每天干嘛?摆一张臭脸给谁看?心里想着和别的女人翻云覆雨啊你!朱正廷我一直觉得我没有看错过人,你用什么狼心狗肺来对我的一心一意?”


朱正廷显然是被吓到了,再开口就已经带上了哭腔,更让他感到恐惧的,是黄明昊提到了秦遇。


“你别去找人家麻烦啊黄明昊…我求你了行不行…她才刚出道…我也不是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我怕你不高兴…”


“那我现在可真他妈开心死了我!朱正廷不是我说,你好歹也算个一线了吧,你还去倒贴人家十八线?你脑子有病啊人家给你多少钱啊你缺钱吗你!你钱不够跟我要啊你知道你这样像什么东西啊!”


“那七年前…你也是倒贴我了啊…”穿过虚空的声音重锤一样一下下砸在黄明昊心上。


“你当时不是也不喜欢我吗……你也和我结婚了…说不定我们过几年就培养出感情了…有人操持家务,儿女双全…挺好的…”朱正廷像是很累很累了,声音轻到飘忽不定,夹杂着重重的鼻音。


黄明昊哑然失笑。他觉得自己很无力,“是,我给不了你一个完整的家,我们一辈子都没法有孩子,你当初答应的时候,我是不是告诉过你?你现在又告诉我你想要孩子?”


朱正廷没有搭理他,执着地继续说下去“你不是问我为什么非要和你离婚吗黄明昊?我一直都没觉得你喜欢过我…我觉得我们在互相耽误。我喜欢你又有什么用呢?我什么也得不到,我也没有机会去付出。”


“我以为是我跟不上你的脚步,那我努力去追。我以为是时间磨合不够,那我就等待机会。”


“你知道我去找过你吗?你在柏林拍戏的时候。”他用脚尖划着地板,蹭出刺耳的吱呀声。


“就是那个时候,我坚定了离婚的想法。我一开始也不是没想过,我安慰自己,黄明昊万一有一天反悔了呢?我们还没有一起生活过,万一他觉得嗯朱正廷还是挺好的,不愿意和我离婚呢?那我还是挺愿意抱着幻想继续等下去,七十年也没有关系。”


“是你亲手破灭了我的幻想。”


黄明昊痛苦的抱住头,沿着墙面缓缓瘫倒在地上。柏林拍戏…就是前一阵的事情,朱正廷居然去探班了?居然没有人告诉他?陈岩肯定是知道的吧,为什么没人告诉他?


朱正廷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陈老师不知道,我谁也没说,自己偷偷跑去的。我看到你那天站在宾馆后门那里…”


他面色痛苦,经历了一番剧烈的思想斗争,到底要不要再去回忆那个让他痛苦不堪的夜晚。


夜色大概不能用寂凉如水来形容。柏林的夜,确实是很美。朱正廷胆战心惊的混在工作人员里面,一路跟到了宾馆。因为讲了一口流利的德语,没有人过多怀疑他,都以为是谁带来的翻译。他是想偷偷去给黄明昊一个惊喜的。


再过两天是七年纪念日。其实是六周年。怎么说他还是觉得七年之痒这个词听起来格外的有仪式感,他们虽然看起来不是很熟悉,但是跌跌撞撞一路熬过了七年,值得庆祝。


都走到宾馆门口了,他一眼看到黄明昊和另外一个男人勾肩搭背笑嘻嘻地走在一起。


估计是在车上喝了烈酒,那也是他唯一一次看到黄明昊醉酒的样子。他走的摇摇晃晃,重心不稳的时候就把男人再往自己身侧拉一拉,亲密得很。


他有些酸涩的问身边的工作人员那个男人是谁,工作人员说是导演,估计是送黄明昊回房间去了。


他很小声“哦”,不知道为什么很脆弱的掉了眼泪,很好啊,他想。一个影帝,一个导演,一起回房间,嗯。


好巧不巧黄明昊正好又大声喊了一句“除了你什么都不算!”导演像是吃了一惊,匆匆忙忙捂住他的嘴。平常而又平常的动作,却被朱正廷脑补出了一番狗血剧情,他自己就这样默认相信了。


黄明昊是不喜欢他的。他从来都没和自己说过这样的话,偶尔通一次电话都是客气到不行的问候,再无他言。


他眼睁睁的看着导演把他扶进房间,一个人失落的绕着楼层转了两圈,又上了飞机。隔天他就郑重其事和经纪人提起了离婚的事情,他说你给我找一个人好的姑娘,别的无所谓,在乎我就行。


是害怕得到的太轻易,就失去的太快,我爱的越深,就越容易被伤害,哪怕是一厢情愿。


所以我想赶紧逃脱,弥补我七年所有的缺憾。

评论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