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神一样的好孩子R

金丝雀

你是我的小天使:

金主贾 X 圈内大前辈正





回到黄明昊在郊区的别墅以后,朱正廷开始了高烧,脸蛋被体温蒸的通红,嘴里也开始迷迷糊糊的说胡话。


黄明昊心疼他,下车的时候一把将他抱起来,又叫司机给家庭医生打电话,然后大步流星的搂着朱正廷往里走。


黄明昊接手家里的产业开始就不再住黄家主屋,他自小一个人在海外长大,与父母并不亲近,家里人也不勉强他,他四处挑选宅子,最后选了一个靠山面海的大屋子。


起先别墅里十分冷清,不过朱正廷住进来以后就慢慢不一样了。多了许多小物什,有朱正廷外出带回来的手办,有粉丝送给他的礼物,有他平时网购的各式毛绒玩具、帽子、袜子,有他们俩的情侣款牙刷杯、毛巾、睡衣。朱正廷偶尔休假的时候就窝在别墅里不出去,一次性采购足量的食品,然后学着美食节目里的样子变出一桌子的菜,黄明昊晚间归来的时候,远远就能看见窗口暖橘色的灯光,推开门就有飘着香味的热菜,伸手就能拥抱到温润如玉的爱人。这间大屋子逐渐变得像一个家,温暖的让黄明昊放不开手。


轻轻地把朱正廷放到床上,黄明昊又给他换了一身干净的棉质睡衣,一转头看见他精致的脸上因为汗水有些花了妆,于是又找来了卸妆用品给他细细的擦洗。


医生来过给朱正廷量了体温打了针,留了药嘱咐黄明昊喂他一天三顿吃了。


朱正廷全程都昏沉的睡着,只偶尔被翻动的时候哼唧两下。


 “你啊,怎么这么倔。”黄明昊简单冲洗了一下,轻手轻脚的钻进被窝,隔着绵软的衣物搂住朱正廷温热的身体。


两个人冷战的时候,彼此都不好受。黄明昊看着朱正廷并不安稳的睡容,心里有些酸,又有些甜。


 


朱正廷醒来的时候烧已经退了,他还没走下楼梯就闻到餐厅飘来令人食指大动的香味。黄明昊听见他下来的动静,从厨房里探出毛茸茸的脑袋。


“醒啦,你可真会挑时候。”黄明昊不工作就不上发蜡,柔软的金发垂在额前,身上穿着朱正廷网购的小猪围裙,哪里像是能呼风唤雨的金主,简直可爱的让人想捏一捏,“快去刷个牙洗洗手,能吃饭啦。”


黄明昊自小留学海外,动手能力很强,朱正廷跟他在一起没多久就发现那人不亚于米其林主厨的手艺,但平时黄老板太忙,朱正廷倒也没有多大的口福。


“怎么都这么清淡呀……”朱正廷不是会乖乖听话的人,他挤进厨房,没有看见他最喜欢的猪肘,也没有麻辣鸭脖,撇了撇嘴。


“你还生病呢,怎么能吃那种东西。”好笑的看着大概是全娱乐圈最能吃的艺人,黄明昊两只手忙着舀粥,还不忘记给那人看一眼,“放心吧,料足得很,快去刷牙。”


朱正廷洗漱完回来,黄明昊已经给他摆好了餐桌,他一点不客气地坐下来,端起小饭碗开始往嘴里送。


“啊呀你慢点!”黄明昊一把抢过勺子给他细细的吹凉,“刚滚的,你也不怕烫舌头。”


“这不是有你呢嘛~”朱正廷得了便宜还卖乖,他很晓得自己满心满眼依靠那人的样子最能取悦对方,“真好吃。”


“好吃也不许多吃,”黄明昊嘴上得理不饶人,手上没停又给他盛了一小碗鱼片姜丝粥,“吃了这碗不能吃了。”


朱正廷切了一声撇撇嘴,心却是虚的,禁声乖乖的喝起粥。


他是真喜欢吃,但是胃却不大,有次跟黄明昊拌嘴,他气不过一个人全副武装了化戾气为食欲,吃了两个汉堡一个披萨五对烤翅两包薯条外加两杯奶茶,回到别墅整个人涨的不能动,别人轻轻推他两下都能难受的冒虚汗,吓得黄明昊顾不得生气赶紧送他去医院,又是吊针又是喂药,折腾了好几天,那以后黄明昊对他吃东西格外注意。


“有人说你看腻我了。”


黄明昊正拖着腮帮子看朱正廷大快朵颐,他长得好看,做什么都赏心悦目,只是忽然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话,教他眼皮一跳。


“谁说的?”


“就是有人说的。”朱正廷拿了小毛巾给自己抹干净嘴角,泄愤一样一扔,“反正我年纪大了,你总是要看腻我的。”


“应该是你看腻我了吧……”黄明昊从桌子上捡起被那人扔下来的帕子,给他叠仔细了放到手边,“你都跟我说分手了。”


黄明昊苦笑。


世人都以为他是金主,年纪轻轻坐拥巨额家产,翻手就能得来大波资源,因此在这段感情里一定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但只有他知道,自己一举一动都被朱正廷牵得死死的。


朱正廷开心,他跟着笑,朱正廷难过,他可能会先哭。


他跟朱正廷鲜少会吵架,他总觉得对那个人怎样溺爱也不为过,怎么舍得跟他大小声。但总有一些事情是他忍不了的,比如朱正廷跟别人走得近。


黄明昊几乎每一次跟朱正廷吵架都是因为飞醋喝太多。


 


他们第一次因为这个闹不愉快是因为朱正廷跟人拍吻戏,其实这根本没大干系,在朱正廷遇到黄明昊之前几乎是家常便饭,但有了黄明昊就不一样了。


那次争吵中黄明昊说话没注意分寸,他到底年纪小些,又是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只恨不能把他圈起来给自己一个人看见,他其实想说你不能只是我一个人的吗,结果没头没脑冒出来一句,你能不能有点对待金主的自觉性啊。


朱正廷听了这个话胸口剧烈的起伏,脸憋的通红,没多久就无声的流下大颗泪珠。


他当时已经在圈子里行走快十年,这其中不是没有大老板看中他,但是他有自己的骄傲。遇到黄明昊以后,他以为是不一样的,万万没想到等来一句这样伤人的话,所以又气又急又委屈,你看,我捧着的是一颗真心,你怎么能这样定位我们之间的关系。


朱正廷一哭吓坏了黄明昊,他一把把人揉进怀里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说错话了,你打我吧。”黄明昊拉起他的手就往自己脸上招呼,朱正廷没想到会真打上去,用力之大连他手都被震痛。


“啊呀,是不是打疼了!”黄明昊看见那人掌心通红,自知用力太大了些,又心疼起朱正廷的手,“都怪我,太大力了。”


然后他就自己抬手往自己脸上打,再次触碰到之前被朱正廷一把拦了下来。


“你干嘛呀!”朱正廷抓着他的手,“脸都红了自己没感觉吗!”


那人白瓷一样好看的脸上迅速的浮起几个指印,昭示着刚才力道下的有多大,饶是朱正廷正再生气,也舍不得了,连忙轻轻扳过他的脸仔细看。


“对不起。”黄明昊就着面对面的姿势拥住他,“你还关心我,不生气了吗。”


“生气的……”朱正廷用力把脸上的眼泪蹭在他肩上,然后侧过来看他脸上的指痕,“但是你也不用这样啊……”


“苦肉计啊,听过没啊。”


“就你贫。”朱正廷皱着眉头伸出两个手指小心的摸摸,肿起来的皮肤还带着高热,“疼不疼啊?”


“疼的!”那个人果然开始表演苦肉计,立马卖惨,“你再摸摸,就不疼了。”


 


“你又开始苦肉计了哦~”朱正廷看见黄大老板一张小脸有皱巴的趋势,挑了挑眉,“我为什么跟你说分手你不知道吗!”


黄明昊自知每次吵架他都很凶,理亏,于是乖乖的闭了嘴。


“黄明昊,”那个人一脸正色的叫他名字,“我只有你一个,别的连逢场作戏都不会。”


所以你真的不要因为别人跟我闹别扭。


“我知道……”大老板一张脸埋到朱正廷胸口,“我也只有你一个。”


所以说什么看腻了你,是绝对不可能会有的事情。




tbc

评论

热度(1202)